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贾贵想也不想的将燕双鹰的名号给亮了出去。

  言语的时候。

  这个手也没有闲着不动弹,从衣服里面将燕双鹰故意留在死鬼肖桂森尸体上的标语给拎了出来。

  贾贵还真是贾贵。

  做事情往往出乎人预料。

  就说这个标语。

  一般人肯定是把标语扯下来,拿到黑腾归三跟前,让黑腾归三好好看看,这是普通人的做法。

  我没有抓到凶手,但是我把凶手留在事发现场的证据拿了回来。

  怎么也算是个功劳。

  贾贵偏不。

  神一般的贾贵,是这么做事情的。

  他从燕双鹰系挂在死鬼肖桂森标语上面扯了一条小小的布条子,看着就跟那个缝衣服的细线差不多。

  贾贵将这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的细线往手中一放,紧接着将放了细线的巴掌杵在了黑腾归三的面前。

  也不说话,就那么瞪着三角眼睛的看着黑腾归三。

  懵逼茫然不晓得贾贵此举是何用意的黑腾归三,看了看贾贵,又看了看贾贵杵在面前的巴掌,微微皱了皱眉头,且将这个貌似就要滑落到鼻尖的眼镜往上推了推。

  “贾队长,你是在让本太君替你看手相嘛。”

  “手相?”轮到贾贵泛糊涂了,那么粗一根缝衣服的细线你怎么就看不到,怪不得人们管你叫做黑瞎子。

  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黑瞎子。

  瞎到了底。

  “我知道,你们中国相说一法博大精深,很多高人往往只看一眼,就你看出你是男的,还是女的。我是太君,我学艺不精,对相法是一窍不通,无法替你贾队长看这个手相,所以还请贾队长你将这只手给收回去吧。”黑腾归三作势用手要打落贾贵杵在自己面前的巴掌。

  贾贵怎么能够让黑腾归三如愿啊。

  那么粗一根细线,看着就跟鼻毛似的。

  被一巴掌打翻在地,还怎么交差啊。

  赶紧将手移到了一旁,撇嘴巴巴道:“黑腾太君,我不是让您看手相,我是让您看这个证据,燕双鹰灭杀肖桂森死鬼的证据?”

  黑腾归三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前前后后绕着贾贵那张右手看了一个仔细,除了一只祸国殃民专门祸害老百姓的右手之外,在没有任何的东西。

  证据?

  证据在什么地方?

  贾贵口中的证据究竟是何物。

  “贾队长,你在糊弄本太君嘛,这里哪有证据,只有你这只沾满了驴肉火烧味道的右爪子。”没看到细线的黑腾归三,气愤的嚷嚷了一句,他以为贾贵又在信口开河的胡说瞎咧咧,什么都没有,什么也都没有看到。(首发@(域名请记住_

  “我的好太君,您这是什么眼神啊,这不是证据吗?”贾贵闲着的左手总算派上了这个用处,食指和中指捏那根细线将其捏在了黑腾归三的面前。

  “鼻毛?”黑腾归三右手在下巴上面摸索了几下,“这是燕双鹰的鼻毛?”

  “不是鼻毛,是燕双鹰挂在死鬼肖桂森身上的标语,上面写着几个我认不得的字,当狗汉奸,当如此下场。”

  “你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62小说只为原作者石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唯并收藏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最新章节